桂花网创始人赵福勇:蓝牙物联网的领先者,让万物互联奔腾起来
来源:财金网 发布时间:2019-06-18 17:54:56

2019年5月的最后一天,华为又秀出一块肌肉。消息称,荣耀20系列将搭载自研超级蓝牙芯片,这款华为超级蓝牙最大连接距离突破130米。媒体纷纷报道说,蓝牙是万物互联的基础,华为下的是一盘大棋。

针对这一信息,我第一时间联系了认识不久的超级创业者、桂花网创始人赵福勇,他在无线通信领域耕耘了20多年。针对华为超级蓝牙,赵福勇给出了专业解读:

1、单从蓝牙通信距离来看,130米算不上顶级的。桂花网三年前就可以做到和蓝牙4.0终端设备室外通信距离300米左右。如果是和蓝牙5.0终端通信的话,现在可以做到1公里以上。

2、不过,以上说的是普通蓝牙终端和专业蓝牙路由器的通信距离。华为超级蓝牙突破的距离,是普通蓝牙终端跟手机的通信距离。因为手机体积小,做智能天线有限制,华为能在手机上实现130米的通信距离还是非常了不起的。

赵福勇,北京人,清华大学毕业,获物理系和自动化系双学士学位。他曾是外企高管,任职于思科和Aruba Networks等;他是成功的创业者,2005年创立了Azalea,后卖给了上市公司Aruba Networks;他也是硅谷华人基金Zpark Capital(丰元创投)的创始合伙人。从1998年加盟思科算起,赵福勇跟WiFi打了近20年的交道,2014年第二次创业时,他选择了蓝牙物联网,创建了Cassia Networks(桂花网)。

桂花网,一个科技而又人文的名字。

2005年,赵福勇从思科辞职出来创建的公司,做wifi路由器,英文叫Azalea,中文的意思是杜鹃花。“我不想用技术类的词语命名,技术经常会变,生命啊,美的东西则不会变”。

Cassia直译是桂皮,Cassia wine意为我们中秋节时喜欢喝的桂花酒。“一直以来我就比较喜欢自然、生物。像我们这个年纪,小的时候没玩具,但觉得蛮幸福的,要求也不多,反正天天在外头玩。小时候我住崇文区,那里有一条小河,小河两边开满了花,我就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还挺怀念。技术有时候给人感觉硬梆梆的,叫花的名字比较亲切些。另外,技术更替太快了,一种技术代替另一种技术越来越迅速,但自然的东西不会。这些花呀,水果呀,依旧还叫原来的名字,也不会过时。”

世界上第一台远距离蓝牙路由器

当最终研制的产品可以公开亮相的时候,赵福勇和他的团队充满期待,他们选择了一个世界级的亮相舞台——世界消费电子产品展览会(CES)。

那是2016年1月的一天,CES举办地拉斯维加斯下起了多年不遇的冰雨。所有飞往拉斯维加斯的航班要么被延误,要么被取消。这一天,赵福勇的工作重点是参加蓝牙标准化组织举办的小型媒体见面会,可以把新产品正式介绍给媒体朋友。因为早上8点从硅谷飞往拉斯维加斯的飞机被取消了,赵福勇只好租了辆车,长途跋涉,从硅谷到另一个城市换航班,辗转了1天还是没能赶上晚7点的记者见面会,到拉斯维加斯已是深夜了。

赵福勇有些沮丧,可谓出师不利,天要绝我的感觉。第二天,产品总算可以正式亮相做展示了,蓝牙实现远距离连接,还能一对多,远程遥控,想起来都是一个很酷的技术突破。“这个东西在我们的办公室测得好好的,到展览会上就不行,连不上。给我们急得啊,赶紧让远在北京的团队紧急处理。后来才知道原因,办公室测试时蓝牙设备也不少,但CES展会上蓝牙太多了。几万人,每个人都有手机,手机里都有蓝牙,要展示的连接距离又远了些,等于同时接收几万台设备发出的信息,生生地把刚问世的远距离蓝牙路由器软件给挤爆了。”

CES一共就四天,只剩最后两天了。

好不容易弄好了设备,却没有什么人知道桂花网在捣腾什么,也没有几个人感兴趣。周围展位人流汹涌,偶尔几个人因为好奇心探过来看一看。蓝牙路由器呀,什么叫蓝牙路由器?去CES参观的人多是对高科技比较敏感的人,都不能联想到蓝牙路由器有巨大的应用前景,赵福勇很有挫败感、无力感。

还好历经艰辛,几经磨难,拥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最终,赵福勇抱得当年“Best of CES”大奖回家。

那是因为几个记者的深入挖掘,对远距离蓝牙路由器好奇,跑来跟赵福勇探讨了个究竟,后又把CES展会的负责人和评委们带到展品前。

当时桂花网成立时间不长,产品也没有那么成熟,但CES评委们肯定了桂花网创造出对物联网和蓝牙未来发展非常重要的一个新品类。

“我本来觉得这次展会是一个大大的失败,记者见面会没有赶上,第一天演示也没做成,最后两天演示做成了还没什么人来。但是最后接到一个电话说有一个颁奖仪式,希望我们参加。没有想到,我们去了之后,得到了最高的一个大奖”。赵福勇回忆说。“当时的感觉就是,尽人事,听天命,上帝关上了一扇门,同时又为我们打开了一扇窗,此言不虚”。

30多年前,思科发明出世界上第一台有线的路由器,互联网的发展与路由器的发展同步前行,可以说,没有路由器就没有互联网。最早的路由器都是有线的,当wifi诞生时,同步也诞生了wifi路由器。

蓝牙的情况却比较不同,蓝牙最早的应用是无线鼠标、无线键盘,它都是一对一的,短距离通讯。蓝牙被发明时,它不支持远距离,一对多传输,及远程遥控,当物联网迅猛发展,各种互联的需求越来越急迫,越来越刚需时,类似路由器作用的蓝牙控制设备便走到了市场的前端。

2019年5月底的一天,赵福勇讲述创业故事时总结说,桂花网做出了世界第一台远距离的蓝牙路由器。“蓝牙路由器这个词以前是没有的,是我们造出来的,这是一个从0到1的创新。”。

典型硅谷式创业

2016年1月在CES一炮打响,此后不少企业主动找上桂花网合作,都希望用蓝牙连接的解决方案来处理所遇到的问题,试想开去,几乎各行各业都能广泛使用。

赵福勇曾总结过蓝牙身上的三大优势和三座大山。蓝牙相对wifi拥有的三大优势,让它在工业和消费领域都占据了比wifi大得多的使用量。其一是省电,如果说wifi端用一两天就得充电,蓝牙端一节电池可以用一两年,这是上百倍的差距。其二是协议简单,出货量大,价格低。其三是兼容性好,通用性强,各种物联网蓝牙终端设备应有尽有。

现实的联网终端的使用情况也证明了这一点,2018年全球蓝牙设备出货量近40亿台,wifi不过十几亿,3G、4G,ZigBee,NBIoT,和wifi终端设备全加在一起,都比蓝牙设备的量小。也就是说,在物联网时代,蓝牙连接应用普遍,至关重要。

当然,传统蓝牙也有它天然的缺点,赵福勇形容为蓝牙的三座大山:1、传输距离短:一般只在10—30米之间,在距离较远的应用场景无法使用;2、一对一连接:大大增加了大规模组网的难度;3、缺少路由概念和大规模蓝牙网络管理系统,不能遥控,不易管理。

桂花网 远距离蓝牙路由器正是为了解决蓝牙天然的弱点而孕育而生的。经过为期三年的研发,赵福勇和他的团队攻克了蓝牙路传输的不少难题,如今介绍起 桂花网 蓝牙路由器时,赵福勇的PPT上会有这些醒目的数字和词汇:300米;40个设备;可遥控、可路由;边缘计算。这些描述词汇背后可都是技术壁垒,目前,桂花网拥有13项原创专利,在中国、美国、欧洲、日本同时申请了这些专利。

赵福勇2017年1月带着企业级的蓝牙路由器参展,又获得了大会的创新奖。

赵福勇2005年第一次创业时所创公司于2010年9月被美国上市公司Aruba Networks收购,后者是思科在wifi领域的最大竞争对手。上一家公司硅谷有办公室,北京有办公室,研发在北京。2014年这次创业也是硅谷和北京都设有办公室,“我们公司从诞生的第一天就很国际,虽然公司不大,却都继承了这样的基因。我觉得真正好的高科技产品应该是国际化的”。

“这样才能够有最好的技术、最好的市场,但它对创业公司也是很有挑战的。好在我们的团队很团结,而且我们也很专注。我们也不做其他的,这几年就做蓝牙物联网这一件事,开拓相应的市场”。

硅谷式创业比较注重在技术上从0到1的突破,会花比较长的时间去攻克技术难关,同时摸索市场。很显然,赵福勇创建的桂花网历程是典型的硅谷式创业,“我的第一个公司比较短平快一些,属于渐进式创新,这一次是从零到一的创新,难度比上一个大,当然潜力也更大”。赵福勇介绍说。

做物联网的思科

2019年3月底,桂花网宣布完成千万美元B+轮融资,由双湖资本领投。此次融资资金将用于技术创新、开发下一代蓝牙物联网产品及解决方案和进一步拓展海内外市场。

四年前,桂花网成立不久,有同事问赵福勇,这次做公司想怎么做,“我就跟他们说,我想做物联网的思科。当时他们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盯着我,说你是不是喝醉了?”

赵福勇坦诚到,其实自己的回答是认真的,可能同事觉得这话讲得有点大。“ 我是很认真的,因为我在思科做过,我知道它的发展历程。当然,我也知道路途很漫长,挑战巨大。但我觉得有个梦还是好的”。

桂花网 蓝牙路由器可以实现蓝牙在300米内的连接,室内可以穿越三堵墙,另外,它还实现了一对40的连接,如果是广播,可以一对几百,这大大拓展了蓝牙的应用项目。之前蓝牙是不可遥控,不可路由,现在变成可遥控,可路由了。

一个大的学校、工厂,可能需要上百上千个路由器,需要连接起成千上万的各种终端设备,这就需要一套网管系统,能让用户更好更高效地去管理和配置资源。于是,桂花网又发明了世界第一套蓝牙物联网的网管系统,他们把它称之为物联网控制器,这也是世界首创的。

2017年,桂花网推出的几款聚合IoT蓝牙数据迭代产品及物联网控制器(AC)与边缘计算进行整合,允许第三方把应用软件下载到桂花网的路由器中去做边缘计算。这大大提高了蓝牙物联网的实时性,可靠性,和可扩展性,该产品不仅是单纯的路由器,而应该是一个服务器。

在这个蓝牙物联网的网管系统,附带一个功能,它还可以定位。“我们的产品有室内的,有室外的。还有物联网方面的纯软件,可以放在云上,也可以放在服务器上。我们的路由器里做了一个虚拟环境,做得很像一个手机一样。手机可以下载一个各类APP,你也可以往我们的路由器去下载APP。它已不只是单纯的路由器了,它已变成一个计算平台了。”

“那我们到底解决一个什么问题呢?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我们解决的就是物联网最后一公里的连接,定位,和管理问题”。赵福勇介绍说。

根据GSMA智库2018年下半年发布的全球物联网市场报告预测,到2025年全球范围内将会有31亿蜂窝物联网连接和138亿工业物联网连接,市场规模将达到1.1万亿美元。物联网时代,要让数以亿计的终端设备连接入网,无外乎通过蓝牙、WiFi和ZigBee等短距离通信技术,蓝牙连接更普遍的选择。

不同于通常蓝牙在家庭场景中的使用,桂花网瞄准的是B端。2018年,桂花网蓝牙物联网解决方案在智慧校园的落地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其提供的智慧校园系统解决方案,包括校园管理、无感知考勤、资产管理、运动健康管理、寄宿管理、行为轨迹大数据分析等九大方面的解决方案,很好地解决了校园的管理难题。2018年桂花网与40多个学校合作,2019年将新发展出与上百个学校合作。

工业企业方面的应用,桂花网拥有如ABB、富士通等近10个世界五百强企业客户。2019年桂花网将在工业物联网继续发力,还将在人员与资产跟踪管理领域深入探索。桂花网的客户及合作伙伴还有医疗养老领域的飞利浦、美敦力、鱼跃、超思、九安,长虹佳华等;人员资产跟踪定位领域的日本软银、NEC、广联达等。

“我们现在连了十几万各种各样的物联网设备了,已收集了大量的数据。我们要把这些与人工智能、数据分析结合在一起,为用户提供更高的价值,所以下一个就是数据分析,这又是各行各业都需要的”。赵福勇如此展望。

“从公司长远来看,我们从蓝牙物联网切入,将来肯定不会只局限于蓝牙物联网的,而是切入物联网整体,要把AI和IOT联合成叫AIOT,这是公司发展的一个愿景”。

对话赵福勇

问:你担心华为、思科这样的大公司迅速推出同类产品,然后我们的优势就突然间丧失了,被挤压吗?

答:这世界上聪明人很多,有干劲有资源的人和企业也很多,所以我们一直很认真地观察周围的东西。比起大公司来说,我们其实更担心躲在某个角落的新创公司。因为我们的先行者之利,在今天,我们在技术上和商业应用上比我们的直接竞争对手还有比较大的优势。但市场情况瞬息万变,我们必须时刻保持忧患意识,持续创新,迅速开拓市场,不断强化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全心全意地为我们的用户提供最好的价值和服务。我们觉得这才是商业制胜的王道。

同时,因为企业蓝牙物联网才刚刚起步,我觉得今天来看,我们的好多竞争对手其实更多不是竞争对手,而应该是某种意义上的同盟军,大家一块去开拓、培育这个市场。

问:在日本工作给你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答:我在日本待了八年。先在日本的一家软件公司,然后到Cable & Wireless IDC(后与软银合并),后又换到日本思科。我觉得在日本学的最大一点是,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

大学一毕业,那家日本软件公司就把我招到日本。去的时候不懂日文,软件编程也所知甚少。第一个月,公司把我们十来个新生拉到长野山上的一个公司培训中心去培训,其中有个每天必做的培训内容是饭后刷碗。当时还年轻,自视甚高,就想:怎么让我来刷碗呢,当时很不理解。

后来我慢慢理解了,它是在教你一个怎样的工作态度,刷碗得上面刷三次,底下刷三次,反反复复做一件事,精益求精,才能做到极致。所以你问我在日本学到了什么,我学到的就是这个。就是非常细致,对客户认真负责的精神,我觉得这是我在日本几年最大的精神财富。

问:您怎么看待未来物联网的发展前景?

答:首先我觉得物联网这个词起得不好,有点冷冰冰的,听起来没有那么亲切,好像跟普通消费者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关系,可能用“万物互联”这个词会更好一点。

不久前,谷歌董事长说,互联网即将消失,物联网将无处不在。大家都看到这个潜力,但是在发展中还属于“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的那种,一直会碰到很多障碍,普及程度并没有像想象的那么快,在产业的应用反而比在消费领域还要快一些。物联网在好多产业,包括工业、医疗、教育里,很多应用已经落地了。

万物互联是一个比互联网大一千倍的大网,我比较喜欢生物,我觉得这个物联网基本就像人的神经系统,这个AI是相当于大脑,这两个东西的结合将来会彻底改变世界。这也是桂花网要专注去做的一件事情。

问:创建桂花网,感觉在物联网领域所提供的价值,您的自信是不是越来越强了?

是越来越强了,因为我觉得技术上虽然有好多挑战,但现在基本上大的东西都克服了。商业上的挑战就是,它是不是有真正的市场?有没有强需求?经过这一两年的摸索,我觉得像教育、工业物联网、医疗基本也落地了。这东西确实是有需求的,我们可以给用户解决一些真正的问题。

猜你喜欢